白宫预测全美新冠死亡人数为10万到24万 专家质疑


福奇最为人称道的不是他的履历,而是他在公共卫生危机应对中的传奇经历。从里根时代开始,福奇已经帮助6位总统应对各类挑战。近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,福奇畅谈了同每位总统的交往经历——他与老布什“建立了亲密的友谊”,后者“真诚地想了解艾滋病毒问题”;他和克林顿的关系很好,“但这是非常正式的关系”;小布什的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是“美国总统做过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”;奥巴马是“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”……

“无口罩,用毛巾围巾裹口鼻也可以”

3月23日,默克尔宣布,在德国全国范围内限制公共活动,禁止超过2人的公共集会,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保持1.5米以上距离,禁止餐馆提供堂食服务等,但是上下班、就医、采购、个人室外活动等不受限制。

公交车禁止前门上车,以减少司机与乘客之间的接触。受访者供图

据德国《每日镜报》实时统计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12时,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71817例,累计死亡775例,病死率约1%,远低于意大利10%的病死率。

“国家的启蒙”“德国最有影响力的医生”“病毒教皇”“聪明的皇帝”……看看这些称谓就能知道德罗斯滕有多受瞩目,即使是鼎盛时期的默克尔也没这样的待遇。网络上甚至还有一个德罗斯滕的粉丝俱乐部,称为“Drosten Ultras”。“这是我们的新任总理吗?”德国《时代周报》用了这样一个标题。

小莫说,“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,可能明年初我也无法如愿毕业了”。

从目前来看,德国应对疫情的举措,还没有“松绑”的迹象。3月27日,默克尔表示,德国的部分封锁及其他限制措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。目前,德国的确诊病例大概每5天就会翻倍,只有确诊病例增速放缓到每10天翻倍,才有可能考虑放松目前的管控措施,“目前,还不是谈论放松这些举措的时刻”。

然而,今天,福奇面对的却是一位十分另类的总统。从参与竞选以来,特朗普为自己打造的形象,始终是对传统公共机构充满怀疑与不屑,这同福奇及其代表的职业科学家形象,颇有格格不入之处。或许正是这种反差,让美国媒体对特朗普与福奇的互动充满激情。

对福奇的矛盾看法,折射出当前美国疫情应对的一大症结——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,人们从不同渠道接受信息,对种种客观事实难以达成共识。《名利场》杂志写道:“福奇一直在发动一场战争——一场说服的战争,他必须说服一个多元化、联邦主义、高度党派性的国家认真对待病毒的威胁。”